典故选录
当前位置:首页 >典故选录 > 精华摘录 > 典故选录

阿伦高娃折箭教子

2014/12/20 13:22:11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:典故选录 作者:暂无   来源:本站

朵奔蔑儿干娶妻名叫阿伦高娃,她生了两个儿子。朵奔蔑儿干去世后阿伦高娃又生了三个儿子。朵奔蔑儿干在世时生的两个儿渐渐懂事,懵懂中开始怀疑三个弟弟的出生,曾在背后议论:“咱这母亲既没有房亲兄弟,又没有丈夫,只有一个家人,莫不是……”这话被母亲阿伦高娃知道了。

这年春天,青草刚刚发芽,人们开始脱去笨重的皮衣。阿伦高娃把五个儿子叫进帐幕里,按顺序列坐在面前。她一边煮着腊羊一边拿出五支箭杆,每个儿子分给一支。“你们折一下!”阿伦高娃一边翻动着锅里的羊肉一边轻声的说。几个儿子不知何意,瞪大了眼睛望着母亲。“折吧!”母亲微笑着,“我想看看你们的手劲如何”。整个帐幕里弥漫着腊羊的浓香,五支箭杆几乎同时被折断了。阿伦高娃盖上肉锅,又拿出五支用稍皮子束在一起的箭杆,递给小儿子说:“你们每个人都折一下,用最大的力气!”小儿子试也没试就传给了别人。轮到长子时,它自恃力气大,把箭杆放在膝盖上用力折,五支箭杆只是略弯,一松手又恢复了原样。“傻儿子,别费劲啦!”母亲用手拍了一下大腿,大家都嘻嘻地笑起来。这时阿伦高娃坐下来面对着孩子们,用手抚摸着长子和次子的头,“你们俩对我这三个儿子是谁生的有疑惑,对吧?”两个儿子低头沉默着。“你们疑惑的也对呀!”母亲用肯定的语气说。两个孩子抬起头来,睁大了眼睛望着亲。“我告诉你们……”阿伦高娃望着毡房的天窗缓缓地说,“你们的父亲去世以后,我非常怀念他,有一天夜已经很深了,我正在思念你们的父亲。忽然从天窗的亮光里飘进来两个人,一个是皮肤黄黄的壮汉,一个是洁白无暇皮肤光滑的美女。他们来到我的身边,黄白两种颜色的光环笼罩着我的身体,我诧异着进入梦境,似醒非醒,似睡非睡。他们用柔润光滑的手触摸我,抚摸我的肚皮。我想推开他们,却象喝多了马奶酒一样浑身酥软无力,似幻似梦……就这样,每当我思念你们的父亲时,他们就会飘然而至,驱赶我无名的寂寞,抚慰我孤独的心。久而久之就生了我这三个儿子……”阿伦高娃沉默良久,温情脉脉的看着三个小儿子。

几个孩子都听得入了迷,谁也不说话。阿伦高娃站起身来揭开肉锅的盖子,在袅袅的热气中转过身望着两个大儿子说:“你们可不要小瞧了他们,他们是日月的精华,显然是天之子。久后会做帝王的……”她把香喷喷的腊肉放在孩子们面前,“你们五个都是我一个肚皮里生的,就如刚才的五支箭杆一样,任何一支不管是谁都容易折断;你们五个若是一条心,就如同这五支箭杆束在一起,他人如何折得断!?”阿伦高娃深情地看着孩子们。从此以后五个弟兄团结如一人,操持家业,人畜两旺。